黃岡黨建網歡迎您
【競進有為的黃岡答卷】治水興水潤萬民——我市推進現代水利建設十年軌跡
2016-06-13

  

黃岡答卷

    水是文明之源,生產之要,生態之基。以水定產、以水定城。《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建議》把水利工作提到了前所未有的戰略新高度,要求把水安全作為第一個關口,把水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限制性前提,以水資源為龍頭,統籌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
    黃岡境內水庫1230座,河流3731條,長江流長199公里。頭頂千庫水,腰纏三千河,腳踩一條江,黃岡是水之大市,也曾是水患大市。“十一五”、“十二五”期間,全市各級黨委政府和廣大水利工作者堅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節水優先、空間均衡、系統治理、兩手發力”的治水思想,認真落實省委省政府“生水”“增水”“治水”“保水”“節水”“貴水”“關卡前置、六水共治”的治水方略,以搶字當先的競進姿態、迎難而上的擔當精神、興利除弊的為民情懷、著眼長遠統籌當下的科學睿智,創下了水利投資規模最大、在建項目最多、發展速度最快、民生效益最好的佳績。
    十年治水興水,十年興利除弊,十年跨越發展。隨著水環境的持續優化,水利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基礎性、支撐性、保障性作用日益彰顯。
    十年,一組前所未有的閃光數據:整險加固大中小型水庫近千座,完成57公里長江回水堤防建設,在全省率先實現小農水重點縣建設多輪縣縣全覆蓋,完成水利投資266.7億元,是“十一五”之前水利建設投資總和的近4倍;
    十年,一串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堅實足跡:收閘口、起網箱、除土壩,白蓮河水庫治理持續推進,10座與庫搶水的非法小水電站全部拆除;河道管理由亂到治,曾經穿梭大小支流的1800多艘“三無”船只已拆除近千艘;全市挖山采石亂象基本遏制;
    十年,一幅越繪越美的水利畫卷:舉水、義水、倒水、浠水、蘄水、華陽河,一河兩岸成為縣市城區公園;白蓮河水庫300平方公里區域啟動國家濕地公園試點建設和5A級景區創建;全市建成3個國家級水利風景區和14個省級水利風景區;
    十年,一曲澤被黃岡、滋潤萬民的幸福歡歌:解決農村430萬人安全飲水問題,農村自來水普及率77.2%;治理水土流失面積2200多平方公里,占黃岡版圖面積的12.7%;涵閘、泵站、渠道治理持續推進,打通水利“毛細血管”,農業生產連續十年增產。
    大江滾滾,清流涓涓。十年治水,生態水利、民生水利、平安水利、和諧水利輪廓初顯。悠悠黃梅調里,不再有洪澇災害的斑斑血淚;朵朵浪花中,飛出的是惠澤百姓的幸福歡歌。

興政必先治水
十年治水治出江河安瀾
    細品黃岡之水,難免有幾分苦澀與無奈。上有川水漢水湘水下壓,下有鄱陽湖頂托,過去一到汛期,全市各級干部和百萬軍民,不得不持續數月、通宵達旦奮戰在抗洪一線。水,一度成為黃岡經濟社會發展的最大掣肘。
    興政必先治水。加強水利基礎建設,擺脫水患的掣肘和牽絆,是黃岡經濟社會發展的前置性課題。
    1998年長江流域大洪水后,黃岡的長江干堤已普遍加高加固,但黃岡防汛依然隱患未除,其中最大的隱患就是回水堤防。黃岡境內有舉水、倒水、巴水、浠水、蘄水、華陽河6條河流直通長江,是長江流域中通江支流最多的地市。一到汛期,長江洪水回流而上,總共57.392公里的單薄河堤承擔了江水的防汛任務,險情不斷,成為黃岡防汛的最大短板。
    200612月的一天,時任省水利廳副廳長的郭志高向時任代理市長的劉雪榮透露了一個信息:湖北省利用世界銀行貸款剛剛做完長江干堤修筑項目,還有部分資金結余,黃岡可以嘗試一下,看能不能爭取用結余資金做回水堤防建設?
    這一“天上掉餡餅”,讓黃岡人找到了補強短板的契機,看到了根治長江水患的曙光。
    劉雪榮找來市水利局的主要領導,會商之后決策:盡一切努力,爭取上這個項目。
    當時世行項目已結束,正在結賬和結算,此時再上新項目,無異于“水中撈月”。水利同行勸告:機會太渺茫了,不要瞎忙活。
    有一種老區精神叫“不勝不休”。市委市政府和市水利局打破常規全面出擊:市水利局副局長詹漢彬率專班長駐北京,奔走于國家發改委、水利部等部委之間,為項目立項和審批排隊、“插隊”;時任市水利局局長陳龐強夜以繼日,爭分奪秒,組織專家隊伍進行勘測、設計、規劃、論證;時任市委書記劉善橋、時任市長劉雪榮多次出面,與國家及省市縣430多個部門反復做工作。
    200612月到20077月,市委市政府領導和市水利局專班近百次往返于黃岡、武漢、北京,組織或參加會議近百次,先后完成54份文件、報告的起草和評審,用8個月時間完成了需要23年才能完成的工作。
    2007730,在世行貸款項目關門之前,黃岡長江回水堤防整險加固項目擠上了“末班車”,獲得了國家發改委的正式批文。同行驚嘆:黃岡人把不可能的事干成了,創造了“奇跡”!
    但新的難題又出現在面前。回水堤防建設總投資3.5945億元,其中需要地方配套1.17億元。而當時的市財政及涉堤的團風、黃州、浠水、蘄春4縣區,面對籌集配套資金心有余而力不足,回水堤防項目面臨著“為山九仞、功虧一簣”的危險。     
    劉雪榮向當時的副省長周堅衛、劉友凡匯報,反復陳述黃岡爭取項目的艱辛,表達黃岡抓機遇建水利的決心。省領導拍板:黃岡的工作卓有成效,黃岡的困難省政府理應解決。
    回水堤防項目歷經一波三折,至此大功告成。
    2007年至2012年,黃岡回水堤防整險加固工程歷時5年勝利竣工。57.392公里堤防堤身填筑土方658萬立方米,石方22萬立方米,澆筑混凝土11萬立方米,修建防滲墻19.6公里,整修防汛道路53公里,整險加固涵閘7座,堤防防洪標準由不足10年一遇提高到20年一遇。黃岡長江防汛完成了最后一塊“拼圖”。
    治水必要強基。對于加強水利基礎建設、夯實防汛基石,市委市政府始終有著清醒的認識,有著超乎尋常的果敢和決心。
    2010年底,黃岡水利系統謀劃“十二五”期間水利建設,決心搶抓國家加大水利投資的機遇,新上一批水利項目。經過概算,僅前期勘測、設計、規劃等費用就需3800萬元。財政一直十分緊張的黃岡,能不能拿出這筆錢呢?
    時任市長劉雪榮帶著時任市財政局局長宋蘭萍,到市水利局專題調研,當場拍板:這筆經費由財政來籌集。
    一步領先,步步領先。有項目前期工作的主動,“十二五”期間全市水利建設完成投資150.2億元,其中僅爭取中央投資就達60.6億元,居全省前列。
    搶機遇,上項目,打基礎,壯筋骨,管長遠。“十一五”“十二五”期間,黃岡水利基礎建設持續發力,高潮迭起——
    投資35.41億元對近千座水庫進行除險加固,投資規模為全省之最;同時探索水庫管理新機制,每一座小水庫都明確一名責任人,由縣級財政給予補貼進行管護。
    全面推進河流治理、山洪災害防治、水土流失治理,治理河長309公里,治理水土流失面積2200多平方公里,占黃岡版圖面積的12.7%。梅濟老閘、沱湖閘等一大批涵閘得到除險加固。
    71個長江干堤工程進行收尾和驗收,建立“經費預算化、檢查制度化、評比公開化、責任連鎖化、結賬硬性化”“五化”堤防管理模式。2009年和2010年,全省和長江片區堤防現場會相繼在黃岡召開。
    隨著水利基礎設施的強化,黃岡防汛標準由二十年、五十年一遇普遍提高到百年一遇,黃岡不再為水所累。2006年至201510年間,黃岡先后發生9次大的水旱災害,特別是2010年,長江流域出現百年未遇的強降雨,洪峰接連過境,但長堤巍巍,全市安寧。
    2006年到201510年間,黃岡水利系統先后獲得了5項國家級榮譽、63項省部級獎勵和136項市級表彰。其中2009年,市水利局榮獲了由國家人社部和水利部共同頒發的、5年一度的水利系統最高榮譽——“全國水利系統先進集體”稱號。在當年的獲獎單位中,黃岡是全省市縣兩級中唯一的獲獎單位。
新理念新水利
科學治水治出人水和諧
    大禹治水除害,李冰開堰興利,一部中華文明史也是一部農耕史和水利史。時代在變,人們對水的理解和認識也在與時俱進。
    201454,市水利局局長黃金安在市委書記劉雪榮辦公室拿到了一套圖和一封信。圖有10幅,是劉雪榮利用周末手繪的10個縣市區的水系示意圖。在水系圖上,劉雪榮不僅繪出了每個縣市區主要河流的走向,還用色彩標注了主要湖泊和水庫的庫容及標高。在信中,劉雪榮寫道:“水系圖雖較專業,但用途很大。首先,了解了水系,就了解了地形山勢,因為水系是沿著山谷從高向低處流的;其次,了解了水系,就了解了城鎮的分布格局,因為城鎮都是在河邊發展起來的;第三,了解了水系,就了解了全市農業生產的總體格局和防汛抗旱的重點所在。”
    水形與地形相輔相成,城鎮在河邊發展,農田在水邊分布。劉雪榮在信中道明了治水新思路:那就是以水定產、以水定城。在經濟社會發展中,在確保安全的基礎上,尊重水資源的龍頭統籌地位,注重發揮水利的綜合效益。
    全區域治水,全方位治水,全過程治水。新理念引領新作為,科學治水成為全市水利建設的主旋律。
   “十一五”初,國家啟動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全市熱情高漲,農村大小水廠爭相投建。當時剛剛從潛江調任黃岡的劉雪榮緊急叫了“暫停”。他請當時的市水利局局長陳龐強到全國最早開展這項工作的潛江去考察一下。回來后,大家思路豁然開朗,明白建設飲水工程要有科學規劃,要有水源保證;如果水廠規模小,根本運營不下去。
    經過科學規劃與論證,黃岡摒棄了以往的做法,確定依托大河流、大水庫建大水廠的建設思路。“十一五”、“十二五”期間,全市投資近20億元,建設農村集中飲水工程1750多處,解決了430萬農村群眾的安全飲水問題,2015年底農村自來水普及率達到77.2%。其中日供水萬噸以上的水廠10座,占全省18座萬噸以上農村水廠的一半以上。浠水白蓮河水廠日供水5.69萬噸,惠及63.8萬人,單體工程規模位居全國前三甲。同時,依托大河大庫建水廠,也拉動了各地水資源的保護工作。現在全市境內各大中型水庫的投肥養殖全面禁止,主要河湖水庫水質持續好轉。
    2015年,農村安全飲水進入收官階段,劉雪榮找來市水利局局長黃金安,提出了工程建設全覆蓋、水質檢測全覆蓋、水源保護全覆蓋、優質服務全覆蓋的建設目標,力求建立長效機制,從根本上徹底解決農村安全飲水問題。一年多時間,黃金安組織水利系統干部職工,建立了10個水質檢測中心;整合水保辦、水廠、農村水管員力量組建服務隊,開通了57部尾數為“116的熱線電話,建成了農村供水服務的體系;《黃岡市農村供水工程運行管理辦法》已經制定,即將頒布。
    黃岡的農村安全飲水工作,已成為全國、全省的樣板。20141225,李克強總理到水利部調研,水利部展出了一組展板,其中第一幅展板上展示的就是白蓮河水廠給農民供水的照片。
    胸懷全局,著眼長遠,統籌兼顧,科學治水,水象萬千——
    愛水護水,河清湖碧。編制《黃岡市水功能區劃》和《黃岡市水資源公報》,全面推行取水許可制度和水資源有償使用制度,結束了“水無定性,水無定量”的歷史,取水、用水、排水實現有章可循、有法可依。成立湖泊管理局,市縣兩級主要領導擔任河長湖長,領銜河湖保護和治理,全市河湖納污總量控制超過90%,主要河湖水庫水生態明顯好轉,80%以上大中型水庫達到2級水質標準。10年間投資4.25億元,實施水土保持治理項目77個,覆蓋全市10個縣市區。全市對開山采石進行集中整治,亂挖亂采的現象得到有效遏制。
    興水暢水,物阜年豐。10年來爭取到小農水重點縣建設資金10.9億元,實現了全市小農水重點縣建設多輪全覆蓋。按照“集中投入、連片建設、整體推進”原則,建設渠道6320公里,興建泵站910座、塘堰1780口、涵閘2150處,改善、恢復灌溉面積132萬畝,打通水利“毛細血管”,貫通農田“最后一公里”。通過出讓港渠堤岸的綠化權益,確定責任人,讓一大批港道渠道得到清理和維護。2006年至2015年,我市農業十年豐收十年增產。
    美水麗水,人水和諧。近十年來,全市堤防先后投入綠化資金2500多萬元,植樹造林近238萬株,大堤內外邊坡全部實現了益草化,堤段綠化寬度平均為60;不少堤防綠化延伸至外灘,形成了帶、網、片、點相結合,層次多樣、結構合理、功能完備的綠色長廊,黃州、武穴、蘄春的二里湖等堤段成為全省有名的堤防花園式景點。整合項目資金,綜合治理過境河流,麻城舉水河、羅田義水河、蘄春雷溪河、黃梅新縣河等河流的一河兩岸成為城區的公園和市民的休閑處所。龍感湖、赤東湖、武山湖、策湖等一批湖泊申報成為國家濕地公園,全市建成3個國家級水利風景區和14個省級水利風景區。
    量水而行,因水制宜,讓水發揮出社會效益、經濟效益、生態效益等多重復合功能。十年治水,水利早已突破了農業血脈的傳統范疇,水利內涵不斷深化,水利外延不斷拓展,黃岡正朝著生態水利、民生水利、平安水利、和諧水利的現代水利目標邁進。

責任鑄就擔當
鐵腕治水治出惠民新政
    意莫高于愛民,行莫厚于樂民。
    地處浠水、羅田、英山三縣交界的白蓮河水庫,總庫容12.28億立方米,是黃岡第一、全省第三的大(一)型水庫。1958年至1960年,為了防洪灌溉,10萬民工手提肩挑奮戰兩年建成。50多年過去了,由于權屬不一、責任不明,曾經的鄂東明珠亂象從生——
    621座土(石)攔庫汊、1960道網攔庫汊,讓水庫中生出了眾多庫中之庫;16000多口網箱,2700多個迷魂陣、燈光網、袋子網等有害業司割據水面,10萬畝水面連艘小船都劃不進去;無節制地投肥養魚,加上庫區周邊近200家畜禽養殖場的污染,水庫水質高度富營養化,4萬多畝水葫蘆讓水庫變成了“綠色草原”;東西干渠上10座非法小水電搶水發電,致使水庫長期在死水位以下運行,鄂東第一庫竟然無水可調,灌區面積萎縮了一半。
    “守著咸魚吃淡飯”。與少數既得利益者賺得盆滿缽滿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白蓮河水庫管理處負債2989萬元,人均工資僅300/月,還時有拖欠。
    2011年的一份人大代表建議,攪動了白蓮河的一庫死水。
    當年2月,市人大代表方振華、柳長純等向市三屆人大六次會議提出建議:理順白蓮河水庫管理體制。市人大高度重視,將此作為一號建議案提交市政府辦理。
    這是人民沉甸甸的囑托,這是群眾真真切切的期盼。
    時任市長劉雪榮迅速作出批示:組織專班調查研究,提出方案和意見,市政府常務會議討論決策。
    201154,市政府成立理順白蓮河水庫管理體制調研工作專班。同年628日,工作專班向市政府提交《理順白蓮河水庫管理體制調研報告》。兩天后,劉雪榮到白蓮河水庫調研。2011914,市政府接連制定和發出《黃岡市人民政府關于理順白蓮河水庫管理體制的決定》等一份決定、兩份通知、三個方案,形成了白蓮河水庫改革與發展的綱領性文件。同年920日,市政府召開白蓮河水庫管理體制工作動員大會,開啟了白蓮河水庫“涅槃”之旅——
    20111014,白蓮河樞紐工程管理權移交,4個閘口的鑰匙收了回來,結束了長達30多年的渠道管理權人為分割的局面,實現了樞紐工程管理責權統一;
    2012618,橫亙白蓮河水庫東、西干渠,運行了30多年、年耗水4億立方米的10座非法小水電站全部拆除;
    20129月,市白蓮河水庫管理處更名為市白蓮河工程管理局,升格為正縣級;當年,白蓮河水政綜合執法支隊成立,作為全省水上綜合執法的試點,開始行使原屬9個部門的管理職能;
    2012127,羅田、英山、浠水三縣向白蓮河工程管理局頒發了國有土地權屬證書;3000多根界樁,第一次明確界定了水庫68平方公里的權屬范圍;
    2014年,水庫成立湖北萬灣湖胖頭魚養殖有限責任公司,至今吸納庫區1萬多戶群眾入股,讓庫區水產養殖的受益人數增加了10倍;組建全市首個水利投融資平臺——黃岡市連信水利投資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與財政、城投公司一道籌資1.6億元,對拆除網箱、土攔庫汊、網攔庫汊的群眾進行補償。目前已有11323口網箱、1156處網攔庫汊拆除上岸,621座土攔庫汊基本簽訂了退出協議,正在陸續拆除。
    短短5年,白蓮河水庫實現大變樣——
    水清了。水質由劣五類變成了三類,還在持續上升。
    水凈了。4萬多畝水葫蘆不見蹤影,過去星羅棋布的網箱、燈光網、網攔庫汊等養殖捕撈業司退出上岸。
    水多了。水庫水位由92上升到100以上,庫容增加3.5億立方米以上,水庫的有效灌溉面積增加了15萬畝。
    水“富”了。湖北萬灣湖胖頭魚養殖公司當年分紅126萬元;由于水位落差增大,發電量加大,白蓮河抽水蓄能公司、白蓮河電廠、白蓮河自來水廠3家企業,稅收每年增加5000萬元;2015年,白蓮河工程管理局實現綜合收入1600萬元,兩年內清償債務1900萬元。
    20164月,省水利廳常務副廳長馮仲凱來到白蓮河水庫贊不絕口:幾年時間,白蓮河水庫從全省落后躋身全省水利管理第一方陣,為全省水庫的改革發展樹立了一個樣板。
    因為囑托,所以執著;因為責任,所以擔當——
    5年間,白蓮河水庫改革破冰前行,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一直高度重視,全力支持。劉雪榮先后6次到水庫調研,26次作出批示;市長陳安麗4次到現場辦公,專題督辦。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汪治懷特事特辦,批準成立了市公安局治安支隊白蓮河直屬大隊,有效打擊了侵害水庫的違法違規行為。
    與浠水老干部座談,動員浠水交出2號閘口的管理權;坐上漁船,參加水葫蘆集中打撈行動;打響發令槍,啟動袋子網、燈光網集中清繳行動……5年來,副市長王浩鳴戰斗在白蓮河庫區攻堅克難一線,不知開了多少個現場會、督辦會和專題會。他常與庫區周邊的39鄉鎮87村的干部共勉:“白蓮河水庫改革是必將載入黃岡改革史和發展史的一件大事,我們能夠參與其中,是我們的幸運;我們能夠作出業績,是一生的榮耀!”
    20149月,方振華由市水利局調任白蓮河工程管理局,從建議案的提議人變成了建議案的承辦人。他上任后,奮力攻堅水面綜合整治。截至20157月底,庫區45000畝水葫蘆全部清空,讓庫區重現碧水藍天。組建養殖公司,成立融資平臺,在他的帶領下,庫區的改革攻堅步履鏗鏘,庫區面貌日新月異。
    不僅要解決眼前的問題,更要為子孫后代留下百年基業。白蓮河改革仍在繼續,一幅更大更美的畫卷正在庫區徐徐展開:
    涉庫三縣承諾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徹底解決網箱、庫汊、漁船、畜禽養殖、礦山污染的治理工作,全面完成市人大建議案的交辦工作;從2014年開始,白蓮河水庫啟動國家濕地公園試點建設工作;庫區水源地保護、水土保持、流域綜合治理、魚類增殖放流等保護性工作已經啟動;總投資14億多元的環庫公路建設項目已獲批準,年內就將開工;以浙江千島湖為模板,庫區300平方公里范圍啟動國家5A級景區創建,總規和概規已形成初稿。白蓮河水庫正朝著“運行安全、管理有序、生態良好、效益巨大”的改革目標大步前進。
    鐵腕治水,就是要根治只顧眼前的短視行為,建立持續發展的長效機制。
    鐵腕治水,就是要革除極少數非法得利的弊端,讓群眾共享水之紅利。
    黃岡境內倒、舉、巴、浠、蘄等五條支流近1000公里的河道,砂石資源十分豐富,被譽為“建筑黃金”。但大多數群眾不僅沒有受益,反而深受其害。河道被挖得千瘡百孔,廢棄物隨處堆放,影響行洪安全;采砂船頻頻撞橋,甚至危及京九鐵路行車安全。
    2007年以后,我市市縣兩級相繼成立河道采砂管理局,采砂管理體制逐漸理順。自2009年起,市水利局相繼完成了浠水、倒水、舉水、巴水、英山東西河采砂規劃報告編制工作,中小河流鐵砂全面禁采,黃砂開采定點有序。自2009年起,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每年都以親筆信的形式,向各縣市區行政首長簽發河道采砂管理責任告知信,交辦河道采砂管理工作。近十年來全市清理1800多艘“三無”船只,已拆除近千艘,河道采砂由亂入治,長江和中小河流再沒發生采砂船只撞橋、卡橋事故。雖然采砂量總體下降,但采砂收入卻明顯增加,僅蘄春采砂的規費收入每年就增加數千萬元。
    針對巴河下游河段砂石資源基本枯竭的實際,20145月,市政府第54次常務會議決定,自2016年起,對京九鐵路橋以下河段實行修復性禁采;2015127,市政府第74次常務會議決定將巴河上巴河大橋至京九鐵路橋段納入到2016年后的修復性禁采范圍。黃岡采砂實現了由資源消耗向生態修復的歷史性轉變。
    十年治水,一路披堅執銳,一路奮勇前行。曾經的黃岡,苦水畏水;如今的黃岡,親水樂水。以水定基,統籌發展全局;以水生利,共享民生成果;以水為媒,構建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現代文明。
    黃岡之水,從未如此甘美;黃岡之水,還將更加潤民。
    轉載自2016419《黃岡日報》頭版



 
江苏11选5开奖现场